百利宫,百利宫app

│英文│OA系统登录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武汉—淮安—徐州”直航航线开通,助力打造“双循环“新枢纽
作者:百利宫 来源:武汉新港管理委员会 时间:2020-12-01 浏览量:

  今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前往宁波舟山港考察并指出,港口是基础性、枢纽性设施,是供应链、产业链上的重要环节,港口对推动我国企业复工复产、恢复物流体系、恢复全球产业链具有重要意义。

  11月14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在江苏省南京市主持召开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要坚持全国一盘棋思想,探索有利于推进畅通国内大循环的有效途径。推进上中下游协同联动发展,构建统一开放有序的运输市场,优化调整运输结构,创新运输组织模式。

  武汉新港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张林表示,认真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的港口情怀,增强立足港航创业发展的信心和决心;认真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港口的鲜明定位,以有力的措施推动事业加快发展;认真领会习近平总书记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要指示,以创新引领高质量发展。

  11月1日,武汉获批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城市,将进一步发挥长江“黄金水道”功能、促进内陆城市经济发展、扩大对外开放,以多通路多式联运衔接“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建成贯通东西、辐射全国、连接国际的武汉枢纽,建设世界一流内陆港口,打造内陆开放高地,这为武汉航运中心建设带来更大发展机遇。

  11月26日,市政府召开的长江—大运河“武汉—淮安—徐州”集装箱班轮航线开行暨推进国内大循环专题研讨会,引起各界的强烈反响。

  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周德全说,“武汉—淮安—徐州”集装箱班轮航线的开辟,丰富了长江—京杭大运河的水运新通道,使长江中游城市群与淮海经济圈联动起来,为国内大循环提供了又一便捷、低成本的物流通道,使中部区域更加深入的对接与融入长三角区域,是践行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际国内双循环发展格局的重要举措。

  武汉理工大学物流工程学院、长江航运产业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戴金山说,“武汉-淮安-徐州”航线的开行,功能的独特价值甚于规模体量的增长,长远的价值也高于当下的成本经济效应。对武汉这座被赋予五种国家物流枢纽形态的承载城市而言,达到了真正意义上的“通江达海”。对于运河航运而言,从分段运输上升到直达全程运输,将推动运河航运的转型升级,对于保护运河也是意义显著。

  航运专家一致认为,长江中上游地区与京杭大运河流域互联互通是两大区域经济发展的迫切需要,是贯彻落实中央关于“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战略部署的具体体现。要正确把握发展定位,发挥主力军作用,树立目标,把武汉港建成中部地区核心枢纽港,建成内陆海港,建成横贯亚欧物流新通道的桥头堡,形成中部地区对外开放重要窗口,建成对外开放新高地。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叶青:武汉将承担水网千丝万缕的联系点

1.jpg

  苏中段运河北起徐州蔺家坝,南至扬州六圩长江入口,全长404.5公里,是山东、江苏、浙江三省的南北水运大动脉,北煤南运的主干道,穿越骆马湖、邵伯湖,贯通江、淮、沂、泗水系,是一条集航运、灌溉、泄洪于一体的综合利用的人工河流。经过国家两期大规模重点整治后,287.5公里达到国家二级航道标准,成为整个京杭运河中等级最高的航道,可通航2000吨级船舶。目前,武汉到九江的水深已经有6米,可通万吨货轮,水路不存在任何障碍。

  河南是中原城市群,江苏是淮河生态经济带。淮河生态经济带是国家战略,以淮河干流、一级支流以及下游沂沭泗水系流经的地区为规划范围,其中也关系到河南。2019年河南抢抓运输结构调整,继续加快推进内河水运通江达海建设,着力打造沙颍河、淮河、唐河(汉江)三条水运出海大通道。也可以通过运河到上海、到武汉。

  运河与长江的对接,站在徐州往武汉方向看,从运河上游济宁、鲁西南地区、豫东、皖北、徐州地区发往长江扬州以上地区、九江、武汉,经武汉至川渝、云贵地区的货种主要有焦炭、煤炭、PVC、工程机械等。站在武汉往徐州方向望,从武汉地区、九江、铜陵、马鞍山以及川渝、云贵地区经武汉中转发往徐州,通过徐州中转济宁、鲁西南地区、豫东、皖北的货种主要有贵州磷化、云南云天化的化肥、武汉中石化的石油焦、有色金属、商品车等。

  水路是古老的运输方式,武汉历来承担水网千丝万缕的联系点。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别名叫“小汉口”城市、乡镇超过100个。其中,当数湖北最多。这些“小汉口”通常在地理环境上与汉口有种相似性,比如在水边上,水陆交通发达;或者两江交汇,形成天然良港;或者两地交界,便于贸易往来。并且可以通过水路与武汉链接。水运有运量大、运费低等优势,同等重量的货物,水运价格为铁路运输的三分之一,仅为陆地汽运的七分之一。

    河海大学港口海岸与近海工程学院教授封学军:关注京杭运河“穿黄”后带来的发展机遇

2.jpg

  直航航线的开通,展现出两大社会价值和一大经济价值。社会价值方面:构建了长江中上游与京杭大运河流域之间的新通道,是贯彻落实中央“双循环”战略部署的示范和表率。

  此外,以水运代替公路、铁路方式运输,以低成本的物流推进区域发展,是落实行业“加快推进运输结构调整”“绿色低碳”要求的具体体现。

  经济价值方面:水运与公路、铁路相比,具有成本优势。以“徐州—武汉”航线为例,公路运输价格约为4200元/TEU,铁路运输价格为1800元/TEU,而集装箱水路运输费用约为公路的三分之一,铁路的三分之二。

  此外,京杭运河穿过黄河后,将构建连接“京津冀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中原城市群”的“珍珠航线”,连通京杭大运河、长江、淮河等重要水系,形成覆盖约4.5亿人口的重要水运物流通道,为内河航运带来新的历史机遇。

  经过测算,2030年前后,京杭运河黄河以北段复航工程竣工后,货运量将达到1.63亿吨,按照30%集装箱化率计算,每年可产生货运需求约300万TEU。

  由此来看,通过京杭运河-长江黄金水道的高质量连接,形成朔江而上的内循环物流格局,武汉将进一步奠定长江中上游集装箱内贸的核心地位。

    武汉理工大学教授裴志勇:推进船舶智能化构建长江航运新格局

3.jpg

  要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政·产·学·研·金·用”需紧密结合。通过政府引导,集合社会资源,发挥湖北省内研发与产业优势,推进长江船舶“四化”(大型化、绿色化、智能化、标准化),使得长江航运更加安全、绿色、经济、高效;通过绿色智能船舶技术研发及产业化,致力于构建“超级节能环保、本质安全可靠、群体智能协同”的长江航运新格局。

  当前,长江、珠江、大运河流域现有内河船舶约有29万艘,多为老龄、高耗、低效船舶,远远不能满足当前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通过绿色智能船舶研发及产业化示范应用,预计十年内以安全可靠、经济高效的绿色智能船舶实现替换(新造)10%,改造(增设绿色、智能模块)10%。若改造按每艘200万元计,新造按每艘5000万元计,市场规模达万亿级。

  在新港委智能船舶专项和学校双一流引领项目的支持下,由船舶学科首席教授牵头、16名教授20名副教授和15名讲师、100多名博士、硕士研究生参加的绿色智能船舶攻关研究团队,历时五年,针对长江(内河)绿色智能船舶共性关键技术进行攻关,形成了四大绿色系统、六大智能系统,目前正加速实现原理样机验证与产业化推进工作。